在唐懿宗時,有一位和尚叫知玄,他的法號叫悟達,他的德學兼優,無論是德行或學問都很好,而且嚴持戒律,有一天在京都(長安)遇到一位比丘,這位比丘身染重病,身上長很多瘡,很臭,每一個人從他身旁走過時,都掩著鼻子,很不願意接近他,當然也沒有人照顧他,但是悟達和尚並沒有討厭他,反而照顧了他好幾個月,又醫治他,經過一段很久的時間,比丘的病好了,要離開以前對悟達說:你若有困難可以到四川彭州的九隴山找我,那個地方有兩棵參天的松樹,講完後就離開了,在唐懿宗咸通年間,知玄因為佛學很精通,德行很高,戒律很森嚴,因而被皇帝選為國師,稱他為總教沙門,也就是管全國佛寺的和尚,地位很高,權勢很大。皇帝又請他在京都安國寺當主持,對他很禮遇也很尊重,有一天,有人進貢一個沈香寶座給皇帝,那是一件寶物,皇帝看了很高興,就送給悟達和尚,國師把它收入後很得意,不久國師的膝蓋上生一個瘡,這個瘡很奇怪,有眉毛、眼睛、鼻子、嘴巴,能說話也會吃肉,當他餓的時候,就叫知玄拿肉給他吃就好了,若不給他,就痛得入骨,非常痛苦,皇帝看到這種情形,就調動全國最好的醫生來替他醫治,那一些醫生看了之後,都搖頭說:這我們連看都未看過,連聽也未聽過,此時國師非常的痛苦,他也知道這是一種冤孽病(在人間醫不好的,大部份是冤孽病,所謂真病無葯醫,而假病是由自己生活起居不小心引起的,可以用葯物來醫治)最後才想到當時那位比丘要離開時對他說的話,因此自己打點了一些行李,去西蜀的九隴山,真的在九隴山看到兩棵參天的松樹,那時知玄在很痛苦之際,心中有一安慰,心想這下可以得救了。來到兩棵松樹前面,看到一

間很大的寺廟,這時那位比丘已經站在那裏等他了,兩人見面非常高興,知玄就問比丘:我不知為什麼在腳膝蓋上長了一個人面瘡,非常痛苦,你不知有什麼辦法,可幫我醫治?比丘說:沒有問題,在這座山裡有一泉水,等一下我叫人帶你去洗一洗就可以好。知玄聽了以後很高興,之後知玄來到泉水旁,雙手捧起泉水要洗的時候,人面瘡又說話了,且慢!你知道我是誰?知玄聽了很生氣的說:我管你是誰?你為何要這樣的纏我,讓我這麼痛苦,人面瘡又說:你是漢朝的袁盎,而我是漢朝的大臣叫晁錯,我當時被皇帝砍頭的情形,難道你忘記了嗎?知玄聽了以後說:我那會知道,不過歷史我曾看過。(大凡當大官或大修行人,書都看得很多)所以知玄對他講,這一段袁盎害晁錯的歷史我看過,但是我那知道你當時的痛苦?我也已經忘記了,人面瘡說:當時為了你奉知皇帝,使我被皇帝砍頭的痛苦,我到現在都還沒有忘掉,從那時我就形影不離地跟著你,到現在已經有十世了,無奈你十世為僧,而且戒律森嚴,所以我無法索命。現今的天子賜你沈香寶座,在這之中

    全站熱搜

    成交高手-吳月燕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