武王的顴骨上生了一個瘤,這個瘤正好長在耳朵前面,眼睛下面,武王感到痛苦不堪,便命人把最好的醫生扁鵲請來治病。扁鵲仔細的為他把脈,檢查了他的毒瘤,對武王說:陛下的瘤,雖然長在顴骨上,長的位置十分敏感,憑我的醫術應該不會有大礙,明天我就帶手術刀來為陛下割除。扁鵲走了以後,秦武王非常擔心,便問問大臣的意見。有的大臣說:這個瘤長在骨頭上,扁鵲如何單憑把脈就會知道呢?莫非他有什麼不軌的意圖?有的大臣說:是呀!是呀!這個瘤長在耳朵前面,眼睛下邊,如果有什麼不軌的意圖,很容易把陛下的眼睛刺瞎,耳朵搞聾。有的大臣說:即使不存有什麼意圖,一不小心,也會傷到眼睛和耳朵,到時候耳不聰、目不明,如何治理國事呢?有的大臣說:以陛下的福德,天下無人能比,這毒瘤說不定會自然的消失呢!大家你一言我一語的,說得武王非常不安。第二天,扁鵲帶來了治病的用具,武王一見到扁鵲,就說:你不用幫我割除這個瘤了。扁鵲說:陛下如此疼痛,為什麼突然不肯治療呢?秦武王就把昨天聽了大臣的話,對扁鵲說明。然後說:我想想也有道理,萬一為了一個瘤而刺傷了耳目,豈不是得不償失?扁鵲聽罷,非常生氣的把刀針葯石都丟在地上,說:陛下與內行人商量好的事情,就應該由內行人決定成敗,卻聽信一些外行人胡說八道,你的耳目真的壞了,誰來負責呢?扁鵲生氣的走了。不久之後,秦武王的毒瘤擴散,眼睛瞎了,耳朵聾了,也送掉了性命。

人心一念之邪,而鬼在其中焉,因而欺侮之,播弄之,晝見於形像,夜見於要魂,必釀其禍而後已,故邪心即是鬼,鬼與鬼相應又何怪乎!

人心一念之正,而神在其中焉,因而鑒察之,呵護之,上至於父母,下至於兒孫,必致其福而後已,故正心即是神,神與神相親又何疑焉。

事後而議人得失,吹毛索垢不肯絲毫放寬,試思己當其局,未必能效彼萬一,旁觀而論人短長,抉隱摘微不留些須餘地,試思己受其毀,未必能安意順承。

良言一句三冬暖,惡語傷人夜月寒。

    全站熱搜

    成交高手-吳月燕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